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璟泰公馆 >> 正文

【江南小说】天使的堕落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降娇子】

齐老板是煤县最大的富豪,煤县地下的煤似乎怎么挖都挖不完。齐老板手上掌有重要股额的煤矿有十几家,他的财产究竟有多少谁都说不清。齐老板虽然富有,但他绝对是个对妻子很专一的男人,没有谁听到过半句他作风方面的传言。

齐老板虽然夫妻恩爱,但是结婚十几年了却没有一儿半女,这一直是他们两口子最苦恼的事情。想要过继一个吧,可是两口子实在不舍得万贯家财百年之后落到“外人之手”。

终于在齐老板四十岁,齐太太三十九岁那年,齐太太怀孕了。熬过漫长的十个月的焦急等待,齐太太终于产下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大儿子。由于怀孕的时候滋补的营养太多,婴儿太大,这小子一出生就差点要了他老妈的命。

齐老板每天看着儿子,开心的合不拢嘴。他给儿子起名字叫继祖,意思是他终于后继有人了。他给儿子买进口的奶粉,进口的童装。儿子刚咿呀学语,他又给儿子请了外国籍老师开始搞学前教育。齐老板是白手起家,他小时候因为家里很穷没读过几天书,他可是吃够了没文化的亏。

“我一定要让我儿子做最幸福的孩子,我要让我儿子过天堂一样的生活。”齐老板逢人便笑眯眯地说。他是这样说的也确实是这样做的,“爸爸,爸爸,我想玩骑马。”儿子最爱玩玩骑马,不管是在家里当时有多少客人,还是在路上,只要儿子有要求,齐老板立马就趴到地上美颠美颠的驮着儿子满地爬;“爸爸,爸爸,我想吃烤鸭。”大半夜儿子在梦里呢喃的说了声,齐老板立马穿上衣服喜滋滋的就去敲烤鸭店的门……

齐太太就更不用提了,儿子本身就是母亲的心头肉,况且她又是中年得子,更是娇惯的没法形容。

也不知是齐老板两口子的殷勤感动了上苍,还是小继祖知道自己背负着父母太多渴切的希望,他不仅长得茁壮清秀,而且格外的聪明,从小学到初中他一直是班长。

【飞出牢笼】

转眼间齐继祖就十六岁了,读高中就要去省城了。齐老板是个文盲,他的一切账目都离不开太太的协助,所以他们的宝贝儿只能自己上路了。

独自走进崭新的学校,继祖觉的自己像是一只飞出牢笼的小鸟。晚上老妈不在催他几点睡觉了,早上老妈不在催他几点起床了;老爸不在每天贱兮兮的举着那些所谓很有营养的,但自己真的很不喜欢吃的东西来追着自己了;更不再有家庭教师整天缠着他必须看什么书做什么作业了。

学校有宿舍,但并非完全封闭式教育。学生自己可以选择住宿和走读,齐继祖自然选择了自己在外面租房子。虽然独自离开家,但是他并不孤独。因为他口袋里总有花不完的钱,这自然引来了许多同龄人的嘱目,继祖又是个很外向很喜欢交朋友的孩子。每天放学回来,他的租屋里总是被同学们挤得满满的,大家一起吃喝着,一起说笑着,有的干脆不回家就直接在他这住下了。

半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习惯了同学们众星捧月的围绕,再加上大都市花红酒绿的满街霓虹,继祖真的不想再回到他那个整天被老爸老妈封的严严实实的小牢笼了。他以补课为名又和家里要了一大笔钱,寒假便留在了城里。

其他同学们都回家了,继祖的小租屋一下子变得冷清了,突如其来的寂寞让他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天使折翅】

夜风清凉,路边闪烁着各色缤纷交替的霓虹。齐继祖一个人孤独的在空旷的大街上漫步着,像是一个随风飘荡的无根幽灵。

“诶,快看,快看,这小子不是那个齐继祖嘛!”两个流里流气的少年晃晃悠悠的从路边的一个酒吧里走出来,其中的一个胖一点的一抬头就看见了随风飘零的齐继祖,赶忙推推身边那个瘦一点的同伴激动地说。

“什么祖啊?跟看见你祖宗似的!”那个瘦一点的少年眼皮都没抬,不耐烦的说。

“哎呀,哥们儿,你没听说过呀,这小子是一中的,他家里可有钱了,他可是个活财神!”胖少年依然心花怒放的对同伴讲着,“咱不是正好口袋里要没货了嘛!”说完他满脸奸笑的对同伴挑挑眼皮。

瘦少年突然心领神会,不由得也一丝奸笑浮上嘴角,他笑咪咪的向齐继祖走过去,“兄弟,你就是一中的齐继祖吗?”

“是啊。”齐继祖见有人跟自己打招呼,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随口回道。

“唉,兄弟,兄弟,我们可都听说过你,大家都说你又有钱又义气!”胖少年也忙凑过来,献媚地说,“你同学都回家了吧,你一个人寂寞了吧,咱们交个朋友吧,我们俩三中的。”

“是啊,我俩是老乡,也懒得回家就留下了,这大都市灯红酒绿的多好啊,回家干什么。”瘦少年接着说,“你要是不嫌弃我俩穷的话就一起玩玩呗。”

“好啊!我这也正纠结呢,大家都回去了,剩我一个人冷冷清清的,郁闷死了!”齐继祖一听有人要和自己玩了,一下子来了精神,“走走走,我请你俩喝酒去!”说着他张开胳膊一边一个揽着两个少年的肩膀说说笑笑的又走进两个青年刚刚走出来的酒吧。

两个少年一味的讨好,再加上齐继祖本来就是个很外向的自来熟,所以他跟两个少年很快就熟识了。两个少年都是比他高一个年级的学生,成绩都不怎么好,在学校就是混日子。胖少年叫阿宽,瘦少年叫阿哲。

吃喝够了阿宽和阿哲就和齐继祖一起回到了他的租屋。阿宽和阿哲毕竟比齐继祖来到这座城市的时间长一些,第二天他们就带着继祖去他没去过的地方玩,三个人整天腻在一起玩的不亦乐乎。

他们玩的地方离住处越走越远,渐渐地他们开始打的。一天他们又租了一辆面包出来,到天大黑了才驶上回程。“哎呀,不好了!”齐继祖突然神色很是紧张地说。

“怎么了?”阿宽和阿哲异口同声关切的问。

“我忘了留打的的钱了,咱们把带出来的钱全都花光了……”齐继祖揽住阿宽和阿哲的脖子,把三个头凑到一起声音压得很低说。

“哎呀,那怎么办啊?”阿宽一下子也慌了神。

“这家伙不会放过我们的……”阿哲看了看正在专心驾驶的中年女司机,一时也没了主意。

“这事要是传出去多伤自尊啊,好像我们缺那两毛钱舍不得给似的。”齐继祖咬着嘴唇喃喃地说。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双眸,他不在说话,他慢慢的朝副驾驶位挪了过去,坐下。

面包车驶到一段比较僻静的路段时,齐继祖突然猛的一下将车子紧急熄火。还没等专心驾驶的中年女司机反应过来,他又猛地向前一窜紧紧地掐住女司机的脖颈。不知道齐继祖用了多大的力气,女司机都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头一歪就断气了。

阿宽和阿哲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见女司机这么快就断了气,齐继祖松开手也不知所错了。三个少年像三尊木雕一样呆在车里一动不动,时间一分一秒的悄悄走着。

【晴天霹雳】

“儿子!儿子!”齐老板满头大汗惊慌的呼喊着从噩梦中惊醒。

“怎么了老头子?”齐太太也被他吵醒了,她慢慢的坐起来,一边给齐老板擦着额头的汗一边心疼的询问着。

“我梦见儿子了,我梦见他被人追杀,浑身都是血……”齐老板紧紧地抓住妻子的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我这心跳的很厉害,儿子离开家这么久了都没回来,你说他会不会真的遇上什么事了呀……”

“不会的,不会的……”齐太太说着不禁捂住脸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也梦见儿子了,我梦见他掉进河里了,他正在拼命挣扎着叫我救救他,你就把我吵醒了……”

“铃铃铃……”夫妻俩正在为奇特的梦境忐忑着,突然电话响了。

“喂!”齐老板和齐太太同时像装了弹簧似得,一下子弹到电话机旁,齐老板一把抓起电话。

“您好,请问是煤县齐继祖家吗?”电话那头声音沉稳严肃。

“是啊,是啊,我是他父亲!是不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事?”齐老板焦急地问道。

“我是煤江市市公安局,齐继祖杀了人。证据确凿,他也供认不讳,还有两名目击证人。”电话那头依然沉稳严肃地回答。”

“吧嗒!”电话掉在了地上,齐老板“噗通”一下应声而倒。齐太太也像面条一样软绵绵的瘫坐在地上,眼泪像七月的暴雨一样倾泻而出。“妈妈,妈妈,快救救我……”梦中儿子在水里拼命地挣扎,艰难的伸着手向自己求救的那一幕又在她的脑海回荡。窗外飘飘洒洒的扬起了雪花。

癫痫的发作有什么病因
武汉公立癫痫医院
痫的前兆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秋风纨扇网 | 张根硕代言的服装 | 足球之星 | 香港古装鬼片电影 | 亚光地板 | 卡宴和途锐 | 方便面怎么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