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数码宝贝系列 >> 正文

【荒原】花落一席梦(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白从上海辗转来到这座北方的城市,她想要见一见雪,那梦里飘落的白色的花朵。

这里不会让她失望,总会有那么多的雪,等着邂逅像白这样的女人。

她在郊区选了一个有些破旧的楼,住在四层,玻璃窗上爬满了污渍,淡粉色的纱帘萦绕着空气中的味道。

暗淡的灯光在屋里打转,她半卧在床上,手里拿着书,思绪却不知飞到了哪里。

来到这里一年多,大多数时间都在无尽头地写稿子,为了给电台供稿,维持需有的生活。

算不得生活的活着,在白的脑海里,曾心念的雪,未见过的风景,也只是一场自给的幻觉。

腻了吗?也许。

第二天很早,她便起来了,第一个想要做的就是,拉开与她相隔的窗帘,低头望着楼下。

她想要出去嗅着清晨的空气,放松一下。三月份的味道,或许她会喜欢。

但有一点,她爱这里的天空,是纯净的蓝,你永远无法触摸到的蓝。

白穿了一件米其色的略厚一点的风衣,淡棕色的长发垂泻在腰间,脸上带着自己劝慰后的微笑。

楼前有一个休闲场地,一条长长的亭子,周围倒垂着风吹过后有了反应的槐树。白坐在亭子里的凉凳上,她喜欢那种透亮的凉,甚至心疼。

白总会看见干枯的槐树,在静静地开着大朵大朵妩媚的紫色的妖姬,像是在梦中游离,又似在她的眼里泛滥着。

抬眼间,她看见一张脸,五官端正、英俊的脸,在花池的不远处。继而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穿着咖啡色的大衣,手揣在兜里。

他也看见她了,眼里有不羁的笑意与好奇。

她闻到了一股腐臭的气息,或许这是他的味道,白的嘴角咧开一丝冷意。

他看着她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纯粹的笑里掺杂着说不出的诱惑。

他转身便进去了。

竟和她住在一个小区,白坐在那里,品味着来自一个陌生男人的笑,很简单,或许。

清贫的阳光终于一点一点在这个城市放映开来。

白回到房间,身体有些酸涩,肚子偏又咕咕地叫着。她自己煮了面吃了下去。

一个人的日子这样随意与呆板,白开水般无味。

午后,又开始她的写稿历程,地板上的废纸越积越多,看似一个个被丢弃的孩子在哭闹,惹得白的心乱糟糟的。

一整个下午,她终于写完了电台催了一个多星期的稿子。心中轻舒了一口气,直了直身子,白才感觉到屋子里有着不一样的东西。

从玻璃透过的赤焰的光线,轻易地便进入屋子里,她看见天边凝聚了一种风景,描绘不出的颜色。

身体有一股水流轻轻而过,白此刻眼里有着一个孩子的好奇与喜爱,她快速地套上衣服,开门就要离开。

她看见了他,从对面的屋里走出来。

他正好也在看着她,两个人默契地笑了。

我们看来有些缘分,狭窄的楼梯处,她从他面前过去,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

或许,白说的随意。

你来这里多久?他等着她的回答。

一年多了。

以前竟然没有看见过你,他语气里有点惋惜。

呵呵。

人与人之间,就像错过的干枯的鱼,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等着去相见。

要出去约会吗,他开了一个玩笑,第一次对一个陌生女人说的话,他觉得认识她,不知在哪里。

去看看我从未见过的风景,白没有直接回应他,只是这样说着。

哦?他在心里对见过第二面的她添了一份兴趣。

一会儿就知道了,她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

到了外面,她指着天空,看着他。

你见过吗?像是一团将要燃放的火焰,等着把这里的天空染红。她看着天边。

他笑了,这个女人和预想的不一样,幼稚,呵呵。

原来这就是你说的风景,你以前没见过吗?

从来没有。

白会不经意想起和晨有关的这一段对白,以及那天不一样的天空下,有两个陌生的男女,走在那座陌生的城市,开始一段没有尽头的孤独。

那天晚上,他和白从很远的伊敏桥走了回来,他们谈了很多,两个人之间共存着一种黑色的默契。

霓虹灯亮得耀眼,风从他们身边滑过,带着微冷的气息,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明显地察觉到了,把自己的围巾轻轻地围在了白细嫩的脖颈上。

对一个人感兴趣,从心里都会感受着她的所有,倾尽自己的头脑,把她缠在手心里。

晨心动了,不,更确切地说,多了一份机会,给自己罪恶的机会。

白看着近在眼前的他,昏暗灯光下的他,两个人的身体隔了几度空气。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夜空中的晕月,白想要记住这一刻,她终于满足了。

这个陌生的城市,有她向往的雪,还有一个她知会深陷的人。

她要经历,经历与眼前这个男人的一切,她逃不掉,从早晨第一眼开始。

时间把这个夜晚拉得有些长,他们回到了小区,顺着青涩的楼梯到了第四层。

她拿出钥匙开了门,转身对他说了声晚安便进去了。

他看着她的背影,直到门轻轻关上。

她没有开灯,把风衣放在粉色沙发上,他的围巾,她忘了还,明天吧。

白看见月光斜射进屋内,角落里的黑暗是它永远无法射穿的地方。

白不知不觉走近窗前,看着下面暗淡的路灯,她还在回味这个夜晚的不同寻常。

晨回到屋里,一下子就卧躺在床上,脸上的表情有些疲惫。他偏过头看倾泻于身边的月光笑了,是鬼魅的笑。

月色隔了几分距离,在她与他的心里张开了一个看不透的弧度。

隐约间,他看见窗前有着她的清秀的脸,逐渐汇聚在瞳孔里,最终幻化成一场刺激的梦。

第二天,白很早就醒了,没有任何打扮,她一直都记得,他的围巾。可心里会模糊地告诉自己:只是为了见他而随便的一个借口。

白小心地按了下门铃,没有回音,又等了几分钟,还是无人应答。她的心一下子空了,他不在家,去哪里了。

这一整天她的神情一直都有些恍惚,时不时地站在窗前,低头看着外面,她在等,一个算不得熟悉的身影。

直到黄昏来临,她困倦了,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白做了一个梦,在干涸的湖里,涌入了流不尽的血液。她想要躲开,却逐渐被淹没,粘稠腥甜的气息充斥在她的身边,白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一阵门铃声把她拉回了现实中,迷糊中,白艰难地起身去开门。

她看见是他,心里有讶异闪过,但脸上还是保持着恒一的温度。

还在睡觉?语气里有着一丝关心。

白简单地笑了。

不请我进去待会?晨的嘴角微弯。

没等白说话,他侧身便进去了。随带着,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让白的心绪略显清朗。

他随意地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坐在粉色的沙发上,散发出优雅的气息。

有事吗?她坐在沙发一侧,一副陌生的表情看着他。

晚上有时间吗?看到她的不在意,他的心流过连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凉意。

怎么?

带你去个地方,晨没有表现太多情绪。

好。

白换了一件米色大衣,便随着他出去了。

坐在车里,她偏向他的方向看着外面,可眼里全是他英俊的侧脸。

白想,在漫漫无际的城市中,陌生和孤独是对等的。

身边的人呢?或许是带有诱惑的陌生。

直到车子停在VISION前,这里迎接每一个在沦落中挣扎的灵魂。

他先下来,一手给她打开车门,另一只手护在她的头上方。

白对他淡淡一笑。

我们进去吧。

恩,她没有多问什么。

喧闹的场景与嘈杂的声音混合着欲望的气息,在这里显现。白早就知道,况且她的心里并不反感。

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吧,晨不经意间牵起她的手,一股暖流顺着白细嫩的手,一点一点渗透到她的心里,直至以后的时光。

他们选了一个微暗的角落坐下,两个人分别点了威士忌。

白低头喝了一口,晨则点了一根烟,顺着烟草的味道与空气中的暧昧,她的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情愫。

黑暗就如同一个人阴沉的内心,带着不可抗拒的痛苦,扭曲一段看似平凡的幻象。

这世间所有的故事都有它本身无法预测的计谋与假意。

看来你没有任何疑问,晨懒散地坐在酒红色格子沙发上,吐着不规则的烟圈。

呵呵。

笑什么?他的脸上有诧异闪过。

其实我们本质上是很相似的人,她透过一层烟雾,认真地看着他。

哦?

她努了努嘴,并没有说什么,心里辗转百般。引诱一个人痴爱寂寞的能力,我们都能做到,可是,白明白,对于晨,她不是他的对手。

他们两个人在黯淡零落灯光下,保持着一定的姿势。理智能控制短暂的暧昧,却不能控制一个人的借口。

一直到很晚,他送她回去,在阴暗的楼梯角落处,他吻了她,很久很久。久到她的心里,汇聚成细小的纹路。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没有再来找她,正如尘埃,被肆无忌惮地漠视了。

直到那天午后,她从小区前面亭子那儿,往回走去时,正好遇见他拥着一个高挑,漂亮的女人从楼梯口处出来。

他只是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

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里的那片玫瑰彻底破碎了,有些干裂的嘴角咧开一丝冷笑。

期望的,不期望的,在这个迷糊的季节,终将被遗忘得无任何痕迹。

半夜一点多,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睡意。枕边掉落着一个人的寂寞与疼痛,一滴一滴偷偷在黑暗中闪烁着斑驳的光点。

桌边的手机响了很久,她看了一眼陌生号码,心里些许起伏,还是按了接听键。

你好,请问你是、、、淡淡的声音响起。

怎么还没睡?过了很久,电话这边才响起他的声音。

白没有回答,她猜测过是他,但不敢确定。可此刻,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在生气?他轻轻笑了一下。

你太看重自己了,呵呵,她不想多说,太多的话会暴露她的心情。

、、、好好睡觉吧!她把电话一下子挂断了,带着决绝。

而晨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淡淡的抑郁充斥在他的眼里。

他能远离她吗?

交给所谓的时间。

她遇见他的所有记忆都终止于那个雨天,很远的距离。

这个城市终于有了湿润的气息,天空中的雨下得有些惬意。

她今天去邮局拿了稿费,准备去西藏,去洗净自己的污渍。

略大的雨无意打在她的窗上,不知名的节奏在耳边响起。她透过窗看着天空,阴郁的颜色,没有生气。

门铃在此刻响了起来,她回过神,掩藏心里的无奈,去开门。

迎接自己的是一个潮湿的拥抱,晨紧紧地抱着她,白感受到他衣服的湿意与身体的温度。

她想要问他,到底怎么了,可是晨却不给她任何机会,随即便吻上了她,带着思念与压抑。

白没有反抗,顺着他的心意,那一晚,他们在一起了。那么炽热的温度,让白的心更加冷。

她只是他生命中似有若无的风景,哪怕一瞬而过,他都要得到。

第二天很早,她离开了,拿着厚重的行李箱。

随着火车缓缓驶进站台,在人潮汹涌而入的那一刻,她转过身再一次看了看她生活了两年的城市。

她记得,天空中飘落着止不住的花瓣,枯萎的样子。

她看见了晨,被大朵大朵的花掩埋,像是一场梦,短暂的相遇,短促的收尾。

这是必然,她会遇见他,她会爱上他,她会离开他。

青少年癫痫病治疗方法
治癫痫哪家医院好呢
丹东看癫痫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秋风纨扇网 | 张根硕代言的服装 | 足球之星 | 香港古装鬼片电影 | 亚光地板 | 卡宴和途锐 | 方便面怎么吃健康